首页 > 学院 > 访谈 > 正文

于文国谈中国新闻摄影未来发展

更新时间:2016-10-10 16:14:42点击次数:488次字号:T|T


  记 者:请您简单谈谈您对新闻摄影的认识和体会。

  于文国:随着新闻摄影实践活动的增多,我对新闻摄影的认识和体会也在不断加深。我以为,总体上说,新闻摄影作为一门学问大致有如下三个层面。

  首先,新闻摄影是一门具备了高、深、难的学问。客观地看,它的高、深、难并不亚于文字采访、版面编辑和评论写作等,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超过它们。因为能在方寸之间、在百分之一或者千分之一秒的瞬间里产生一幅准确而生动的涵盖和表述新闻事件的好照片却难之又难。

  二是新闻摄影是一门理论与实践结合特别紧密的学问。从业者必须具备一种常态的出优秀作品的素质。当然,摄影的特性决定了有时也有偶然性,但是,如果摄影者的常态素质不高,偶然性不会常有。

  三是新闻摄影对从业人员要求十分苛刻。一个成熟的摄影记者需要足够的阅历和学养,职业和事业要求他们的知识结构和新闻视野必须有相当的广度。

  所以,新闻摄影从更高层次说,它的高、精、深不在技术上,不在于摄影记者是否能够用影像去表述人和事,而应该体现在他对社会、对所报道新闻事件的整体把握上,在于摄影记者对自己已经拥有的政治素质、道德素质、业务素质以及各种素质的综合运用上。在这方面我觉得它们的换算公式应该是:"见识决定高度、高度决定责任感、责任感决定激情、激情决定方法、方法决定结果。"事实上,只要我们对近些年来新闻摄影界比较有成绩的像贺延光、邓维、贾国荣、刘宇、王瑶、周寅杰、李洁军、王军、赵迎新、居杨等摄影记者稍作解读就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记 者:请介绍一下您的代表作。

  于文国:到目前为止,我在报纸上发表的新闻照片已有两万多幅(组)。遗憾的是还没有我最满意的代表作。如果说能较好地表达我思想的新闻照片,我比较喜欢《小煤窑业主与矿工》这幅作品。照片是1996年5月份发表在工人日报的。当时,我们的国家已全方位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参加"新闻扶贫"到了贵州,在赫章县的野马川乡山区看到了这个场景。照片上的矿工每天出如此大的苦力仅能挣到13元左右的人民币,而且还要和在井下挖煤的矿工平分。当时,这里基本没有劳动法规和保护,安全事故时有发生,据陪同的乡干部张兵介绍:几天前,他就在这个矿井里抬过死人......去之前,我曾看了一些相关的背景材料,比如像胡鞍钢先生著的《中国贫困报告》等,应该说对当地的资源破坏、劳动保护的情况有个大致了解,到了当地后也采访了不少当事人,所以,我觉得这张照片比较符合当地的实际状况。最重要的还在于这幅照片吻合了我一直在思考并尝试着用新闻照片最大限度地反映和记录我国市场经济初期部分地区略带原始积累的基本认识。那段时间,我还先后拍出过像《今天厂子被租赁》、《上海民工潮》、《狂潮之后烂尾楼》等新闻照片,比较起来看,《小煤窑业主与矿工》这张照片的影像信息要多一些。

  记 者:你在新闻摄影方面的特长是什么?理想是什么?

  于文国:我以前画过画,现在的特长是摄影,有空时喜欢翻书。我想,我的理想应该是当一名优秀的摄影记者。当然,如果经过努力能够接近"学者型"那就更好了。

  余秋雨先生用"风尘三尺剑,天涯一车书"形容自己。我想,这也是我的追求。同时,做学问和搞事业理当有一种"海若无边天作岸,山至绝顶我为峰"的豪迈才是。

  关于我在新闻摄影方面的特点。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关注经济领域里的新闻摄影。在同一类题材的表现手法上,我追求灵活多样,不想重复别人,也不想重复自己。每次拍照按下快门之前,我先问自己,如果我是读者,我愿意不愿意看这张片子。说直白点,就是抓视觉冲击力。老实说,这一点说说容易,做起来难。正因为这样,我自己把自己逼得没有退路。

  记 者:摄影记者如何才能出精品?如何才能让照片有深度?

  于文国:要出精品,不一定非得在重大现场,前面已经讲了拍照片,或者说照片的深度主要体现在摄影记者自身的高度,有高度照片才会有深度。事实上照片的深度也在反证摄影记者的高度。有高度,就要有丰富的知识结构,开阔的眼界,深入的了解社会,深刻的理解人生等。作为主流媒体的摄影记者,心中还要有国家、民族、大局、担当意识等。没有这个就当不好摄影记者。正所谓"心到手才能到"。

  纽约时报有个说法,"面对重大新闻事件,我们可能不是第一时间赶到,但是,只要我们的稿子一见报那就是定论"。应该说,这是一种追求、更是该报所有员工的职业标准。我想,这对于中国主流报纸的摄影记者们或许是个参照。

  记 者:请您谈谈新闻摄影的现状和存在的问题。

  于文国:我认为从总体上,中国的新闻摄影到现在已经走了三个阶段。

  一是中国新闻摄影事业的初创阶段。也就是战争年代到建国初期一直到"文革"期间,我国新闻摄影从流动状态转入稳定机构并有所发展的那一阶段。中国新闻摄影事业诞生于战争年代,在那一阶段我国的新闻摄影从无到有、从弱到逐步立足,并初步建立了行业内的运行规则。但是,这一阶段的新闻照片基本上没有摆脱战争年代形成的"战斗"思维。第二阶段是中国新闻摄影理论的奠基阶段。也就是说从1983年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在天津成立到初步构建了中国新闻摄影理论框架的20年间。这期间,在第一任会长蒋齐生的带领下奠基了中国新闻摄影理论框架,第二任会长范敬宜倡导摄影记者两条腿走路、增加"学养"以及学会开始评选"金眼奖"、"金烛奖"、"慧眼奖"、中国新闻摄影的年度奖、理论研讨会等,促进了中国摄影记者的学者化进程的阶段。这一段时期中国新闻摄影是一段黄金时期,也是中国新闻摄影由幼稚到初步成熟的一个阶段;进入21世纪后,面对信息全球化、传播数字化和读图时代的新形势下应该算是第三阶段。这是我们当前正在面对的一个阶段。新的时期必然存在许多新问题、新特点和新矛盾。比方说影像数字化的进程使摄影记者在采访方式等方面有了革命性变化。相伴而生的是读图时代。原来我们追求的图片在报纸上多起来、大起来、快起来的理想目前已经实现,伴随而来就是受众对新闻照片的新闻性、思想性、前沿性、权威性、建设性、知识性、趣味性、接近性、实用性、多样性等方面新的标准的诞生。这样,我们必然面对着一个全新的新闻摄影世界。为此,必须有足够的思想准备、知识储备和良好的竞技状态,以更高的热情融入新的历史。

  如果说有不足的话,我个人觉得目前我国新闻摄影界存在着不少浮躁成分。说实话,翻开报纸每天的照片铺天盖地,看似繁荣,但却经不住推敲,有点"火"得过头。虽然,从另外角度看这种"火"反映出它的市场需求,但是,它的热度和我们的实际实力不相称。"火"不等于"好",更不等于"深",如果是"虚火",时间久了就会出毛病。几年来,急剧发展的报业使新闻摄影队伍迅速膨胀,不少摄影记者是在没有达到职业水准的前提下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又加之走上岗位后疲于发稿应付版面和挣"工分",很少时间"充电",导致了真正让人过目难忘或者说够深度的片子太少。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中已经有一批摄影记者发现了自己身上的问题,正在抓紧各种机会、采取各种方法弥补不足,有的还出国深造等把眼光放在了的更远的位置上。

  记 者:请您就新闻摄影的未来发展谈点看法。

  于文国:要使中国的新闻摄影向高层次健康发展,我以为,当前需要做以下几件事:一是完善对新闻照片和新闻摄影人的评价体系。二是要抓摄影记者的职业化和职业精神教育。重点抓学问积累。教育新闻摄影工作者吸收全人类一切新闻摄影方面的文明成果,为发展我国的新闻摄影事业服务。教育摄影记者在深字上下功夫,积大感情,出大作品,不负职业、不负历史、不负民族、不负自己。三是促进新闻照片的"产、供、销"。把它当做一个系统工程去研究。图片的拍摄、选择与运用有其自身的规律。蒋齐生多年前就提出,一个报社要有一个图片权威,统管报纸的图片。中国新闻摄影学会近年来评选《金眼奖》(评摄影记者)、《金烛奖》(评图片编辑)、《慧眼奖》(评总编辑)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从业者提供参照,以期引导报纸更好、更科学地使用照片。


分享到:
(编辑:xiaoman)
论坛精华更多+
光影视界网

主办:北京吾尚智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  
服务QQ号:2044843473 网站QQ群:423144055(光影视界网摄影群) 微信号:chinapoto
联系方式:0451-51030266转8002    手机:15636185055
电子邮箱:chinapoto@163.com 企业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景江西路808号 黑ICP备13003886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她的
微信公众帐号:
光影视界网
点击关注她的腾讯微博
 
QQ在线咨询
影友热线
0451-5103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