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学院 > 访谈 > 正文

盖德·路德维希: 通过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推动世界变革

更新时间:2016-03-21 08:56:01点击次数:932次字号:T|T
盖德•路德维希(GerdLudwig,以下简称盖德),德国摄影师,出生于阿尔斯费尔德,在德国富克旺艺术大学学习摄影,师从斯坦纳特教授,于1972年毕业。


  盖德•路德维希(GerdLudwig,以下简称盖德),德国摄影师,出生于阿尔斯费尔德,在德国富克旺艺术大学学习摄影,师从斯坦纳特教授,于1972 年毕业。第二年他成立了德国第一家由摄影师经营的VISUM 图片社,为《德国地理》、《明星周刊》、《明镜周刊》、《财富》、《时代周刊》及《生活》杂志等提供图片服务。1984 年,路德维希来到纽约,继续为国际知名出版物及广告宣传活动拍摄图片,上世纪90 年代初开始成为《国家地理》杂志的签约摄影师。

  路德维希现居洛杉矶,除了继续为《国家地理》工作之外,还进行着个人拍摄项目、在大学开设讲座、开设国际培训班,并且在世界各地的画廊和博物馆展览自己的作品。他曾获得过很多的奖项,包括2006 年露西年度国际摄影师奖。他还是私人艺术家管理机构唯一代表。


盖德作品欣赏】


  问:如何看待摄影的记录功能?

  答:好的摄影图片不仅要写实,同时还要包括个人的观点、情感和对世界的看法。如果只是纪实,那么会比较无聊,因为所有人都可以记录同一个事实。我希望观众能通过我的照片感受到我当时的感受。我选取抓拍的时刻和站的位置,都是我个人的选择。理想情况下,摄影师想拍出好照片,必须把生活融入其中。我的照片曝光度是1/125s,我67岁了,但真正的曝光度绝不仅仅如此,而其实是我67岁的人生经历乘以1/125s的总数。


  问:在美国有很多人认为《国家地理》培育了很多优秀的摄影师,但是也有人诟病说《国家》用它自己的风格埋没了摄影师的个人风格,您有听过这种说法吗?您怎么看?

  答:《国家地理》不是一本纯摄影的杂志,它有自己的风格,但其实不同的摄影师之间也是有差异的,比如有一位摄影师会进入实地拍摄,有时还会使用黑白。另一位摄影师喜欢航拍或乘坐滑翔伞来拍摄。还有一些年轻摄影师,他们会把类似诗歌的元素融入自己的作品。但是他们的照片主题存在相似性,因此摄影师不会主观地改变客观世界,虽然时刻和角度都是个人的选择,但是我们不会改变这个客观世界,只是在更宽广的世界里记录真实。《国家》这本杂志有125年的悠久传统,摄影师从1839年发明至今,我们在尽可能地扩展摄影的外延。但是我想您的这个问题可以引发一个讨论:在现代社会中,摄影将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摄影诞生之初,其实是取代了绘画的一些功能,因为摄影可以更好地完成记录的目标,而正因为写实的功能被摄影所取代,绘画才有可能有更自由的发展,比如出现了抽象派等超现实的流派。现在我们新技术的出现,比如视频的制作,这些技术代替了摄影传统的写实作用,也正因为如此,摄影才可以进入40、50年前无法进入的领域,现在摄影风格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我想正因为如此,《国家》在您看来才是比较传统的一本杂志。



【盖德作品欣赏】


  问:艺术家管理机构是您所在的一个图片管理机构,能否请您介绍此机构?

  答:它反映了摄影行业的变革,里面有一群和我志同道合的摄影师,他们在探索一些新的领域,包括一些长期的摄影项目,现在我们周遭的世界在日新月异地变化着,我们也在拓展新的途径和方法。此前我的长期摄影项目关注的是前苏联和俄罗斯,此后这些项目逐渐有了自己的生命,我还可以把这些摄影扩展成书籍等作品,这些是《国家地理》不涉及的领域。93年和05年我分别两次拍摄切尔诺贝利这个项目,当时大家都对这个话题已经不太感兴趣了,我使用了大众筹资的方式进行拍摄,正在此时,日本福岛出现了核泄漏的事故,这个过程中大家开始对我的工作越来越认可。我还有机会做了个ipad app。现在我们再来讲述这个项目时,就不仅仅只有照片了,我们还有文字和视频。6个月前我又去了一次切尔诺贝利,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本大开本的书,它回顾了我过去20年中就这个项目开展的工作,13年这次旅行得到了德国一个民间组织的资助,这个照片的冲印也是通过众筹的方式完成的。


  问:艺术家管理机构的运行模式相对于其他机构来说,新颖吗?

  答:这个机构没有参入到这个项目中,这个筹资是以我个人的力量来开展的。这个模式对于摄影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为了成功地实现这个众筹模式,我需要把照片无偿地提供给博客,尽管这个组织很支持,但是它没有实质性的参与。这个组织有着介于代表性的机构和一个代理公司之间的角色,它是一种新型的经济代理公司。那么我最初开始这个众筹项目的时候,我是第一位这么做的摄影师,现在大家都开始这么做,但人们必须要意识到,这需要开展大量的工作,首先你需要制作一个视频,你得告诉人们他们能看到什么,你还得为不同程度的捐赠者制作不同的项目内容计划书。有可能出资者是一个小孩,他只是用自己的零花钱,也有可能有人捐赠很大一笔钱,作品形成以后还得把作品集寄送出去,以前我觉得我特别擅长做之前的调查研究,但是我仍然犯了一个大错误,我曾经承诺,只要你捐赠100美元,我就寄送一份我签名的影集。美国国内的邮寄是5美元,但是我有四分之一的出资者都来自美国以外的地区,寄送出去的邮费可能就要31美元,此外还有包装费、劳务费,所剩的资金就很少了,于是现在我开始制作了两份不同的版本,一种是给美国以内的出资者,一种是给美国以外的出资人。


【盖德作品欣赏】


  问:你经历了胶片时代、数码时代,到新媒体时代,很多摄影师会被淘汰,但是你留了下来,非常敬佩你这种进取精神。

  答:谢谢你的盛赞,我喜欢和年轻人在一起,我喜欢把我的摄影风格和年轻人的摄影风格结合起来,我可以借鉴年轻人的好奇心,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教学,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能了解到你们是怎么想的,教学相长。



【盖德作品欣赏】


  问:您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说过“一个摄影师可能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很好了”,在摄影师遭遇公民摄影师遍地的时候,这句话所代表的的精神在这个时代是否是职业摄影师的优势?

  答:职业摄影师和公民记者相比还是有我们的优势的,他们只是在事件发生时位于现场而已,但是却没有真正向观众传达任何信息。我摄影的时候,每年都得去世界不同的地方,有一年,除了南极以外,我走遍了其它所有大洲,在旅行过程中兴奋是不用赘言的,随着岁月的积淀,我了解得愈来愈多,正因为我了解得愈来愈多,所以我看到的捕捉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When I know more, I see more.

  我不相信有“新鲜的眼睛”这样的说法,这样太浅显了,如果不了解中国和俄罗斯的历史,即便是遇到很好的素材,也会视而不见的。举个例子,如果我了解此前70年宗教在俄罗斯是收到压迫的,那么我可能拍摄东正教的信息时,这一历史就非常重要了。此前呢,我为《国家地理》拍摄了俄罗斯人们过度的夜生活的项目,如果我不了解此前25年这些都不可能发生时,那么我拍摄的时候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上述也就是说,在今天我们受过严格训练的摄影师,和公民记者相比,所在的优势。而且我们知道,我们不能主观地改变现实,我们的编辑希望看到我拍摄的原原本本的现实。比如说,我想拍摄一组街头乞讨者的照片,比如第一张有一个妇女给一个乞讨者照片,但是下一张她从另一个方向过来,那么很显然这是摆拍的,以后我就不能为需要纪实类的照片的《国家地理》工作了。我不信任公民摄影师,因为他们没什么好输的,没有信誉度、工作的损失,也正因为如此,我不相信现在网上的新闻图片。不知你相不相信?


  问:最近路透社的摄影师拍摄了叙利亚儿童在兵工厂的照片,后来网上反映这个是摆拍,但是路透社没有对这件事做出回应,不知您怎么看?

  答:我不知道你提的照片是指哪一组。


  问:去年的照片。

  答:如果有一些照片获得国际摄影大奖,后来被发现是摆拍,那么之后一定会被褫夺这一奖项。


【盖德作品欣赏】


  问:新闻图片社对新闻图片有没有具体的要求?

  答:真实、个人、清晰地反映一个复杂的局势。


  问:你最近对什么专题项目感兴趣?

  答:我会回切尔诺贝利去继续采集我的长期素材。我还有一个项目叫sleeping cars,你们可以在网上看到。德国科隆的摄影展也会展示这些照片。2天前,我得到消息,我将会得到一个德国的摄影大奖,是以20世纪一位著名的政治摄影家的名字命名的。此前,这个奖项的获奖者都是一些非常知名的摄影家。这个授奖会和在德国的展览同期举行。现在这个时代对摄影师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我刚入行的时候不同了,我们也要适应这种多样化。“多样性”是当今摄影的一大主题,ipad app,出售摄影集,教授摄影,得多元地面对这个世界。我们还得面对社交媒体。


【盖德作品欣赏】


  问:你对中国的摄影师,尤其是长期的拍摄项目,有了解吗?您觉得他们有什么特点吗?

  答:李振盛,就是我了解的一位中国摄影师,他是拍摄文革作品的,时隔多年后,他把藏起来的照片拿出来出版了。阿斗,也是我知道的一位摄影师。中国有着诸多优秀的年轻摄影师,但是我觉得可以办一场关于中国摄影界的世界展览,这样可以展示中国摄影师的成就。现在中国不缺有钱人,他们如果能把钱聚集起来,帮助中国摄影师展览自己的作品,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去看待中国的摄影。

  我想加上一些关于我个人的信息,我刚开始做摄影师的时候,希望可以推动世界的变革,它不仅是自我表达的方式,更重要的是与他人沟通,然后推动理解和变革,当时我的偶像是Eddie Adams等,所有这些人的照片记录了当时在越南的事实,促进了美国国内对越战的看法。现在随着我年纪的增长,我发现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拍出这样富有感染力的照片。很多摄影师都在讲述这个故事:意大利的海滩上每天晚上都有成千上万的海星涌到海滩上,早晨日出以后,它们都会被晒死。村里的老人看到这种现象,都会手插兜里看着死海星们说:好乱。很多小孩过来,跑到沙滩上把海星扔回到海里,这些老人说:这里有成千上万的海星呢,但是你们这么做没有任何用的。有一个孩子说:对这只海星来说很重要。现在我想做的就是,通过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来推动世界的变革,因为如果我们每个人都做出这么一点贡献,我们所有的力量将是很有力的。

分享到:
(编辑:xiaoman)
论坛精华更多+
光影视界网

主办:北京吾尚智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黑龙江分公司  
服务QQ号:2044843473 网站QQ群:423144055(光影视界网摄影群) 微信号:chinapoto
联系方式:0451-51030266转8002    手机:15636185055
电子邮箱:chinapoto@163.com 企业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道里区景江西路808号 黑ICP备13003886号

扫描二维码关注她的
微信公众帐号:
光影视界网
点击关注她的腾讯微博
 
QQ在线咨询
影友热线
0451-51030266